泰国76人赴印尼参加宗教活动 回国后42人确诊
来源:泰国76人赴印尼参加宗教活动 回国后42人确诊发稿时间:2020-04-07 07:03:29


当时,一些房地产开发商、企业经营者是主要行贿人,他们的目的无非是希望于文涛在相关项目的税款收缴、工程招投标、工程款支付等方面给予关照。

2002年春节前,时任喀喇沁旗旗长的于文涛在自己办公室里提点某下属单位负责人说:“快过春节了,为了方便以后好办事,应该去看看市里的领导和相关部门领导。”该单位负责人一听豁然开朗,马上回单位拿了10万元现金,回到于文涛的办公室,将这10万元放到他的办公桌上。于文涛会意地把钱收下。

3.从自己收到全家收,“家族式腐败”愈演愈烈

2005年4月30日,于文涛经赤峰市委决定被任命为赤峰市财政局党组书记。同年5月中旬,于文涛到任后,决定以支付财政局办公楼工程款的形式套取资金,归还财政局用国库预算外资金垫付的1800万元土地使用权转让金。

于文涛的妻子王某在赤峰学院工作,是一名受人尊敬的大学教授。但是在利益面前,王某同样没能守住自己的原则和底线,变得唯利是图。作为领导干部的妻子,她没有吹好“枕边风”,当好“廉内助”,反而成了丈夫受贿的“后门”。

2019年12月23日,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原副市长于文涛受贿、私分国有资产、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在巴彦淖尔市中级法院公开宣判,判决全部采纳了巴彦淖尔市检察院指控的事实与罪名,并采纳了检察官提出的量刑建议。

于文涛案警示所有党员干部,要坚守政治信仰、增强法治观念、遵循道德信仰,常思手中的权力从何而来,为谁而用。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广大党员干部一定要切实提高个人党性修养,明晰底线红线,重视道德家风,筑牢抵御贪腐的思想道德防线。

从2002年到2018年,在长达16年的受贿历程中,于文涛五千一万不嫌少,百八十万不嫌多地笔笔“笑纳”。“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于文涛思想的堤坝,就这样被一次次的“感谢”腐蚀着,逐渐陷入公权与私利的交换游戏中。虽然于文涛有自首、坦白情节,且认罪悔罪,并退缴了大部分赃款赃物,但这一切也只是亡羊补牢,悔之晚矣……

据《巴黎人报》7日报道,巴黎警察5日在检查禁足令执行情况时,从一辆车上查获大量FFP2(相当于N95型)专业保护口罩。车主是一名华人,称口罩是从巴黎一家华人协会获得,用来发放给华人。经调查,该协会共存储1.5万余只口罩。由于法国政府目前征收口罩优先给医护人员使用,禁止个人买卖、私存医用口罩,尽管协会称口罩是用来免费发放给华人的,但其不具备医护资格,也无法证明这批口罩的医疗用途。警方当日释放了车主,从本周一起拘留了该协会两名成员,对案件细节展开进一步调查。2020年4月6日0-24时,江西省无新增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报告,无新增本地疑似病例,无本地住院确诊病例。截至4月6日24时,全省累计报告本地确诊病例935例,累计出院病例934例,累计死亡病例1例。

中国驻法大使馆网站4月8日消息,我们注意到媒体关于4月5日两名在法华人社团负责人遭法国警方拘押和询问的报道。事发时,使馆第一时间向法国警方表达了关切,并通过法律渠道为当事人提供必要支持。目前两人均已被释放。